短视频流行的当下 你有多久没放下手机了?

2018-04-08 14:57:15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号:

从上世纪60年代到2018年,互联网诞生近五十年以来,人们的生活正越来越便利。另一方面,从“无图无真相”到短视频盛行,互联网“景观”也让越来越多人“沉迷”。短视频流行的当下,你有多久没放下手机了?

短视频风潮袭来

2007年1月9日,苹果公司召开首次产品发布会,会上,乔布斯曾说过一句名言,“苹果将重新定义手机”。

此后11年间,苹果不仅重新定义了手机,手机还重新定义了世界。

在今天,智能手机早已成为人们的一个“器官”,延伸扩展着人们的视觉、听觉和触觉,成为人们离不开的工具。

手机游戏、移动视频等各类软件“承包”了人们的娱乐生活。据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2017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短视频的日活跃用户数量达到了6300万,每日使用次数达到7亿次。2018年春节期间,王者荣耀、抖音、火山小视频等的用户规模更是得到快速增长。

“短视频是内容创业的下一个风口”,一年多前,今日头条CEO张一鸣曾如此断定。一年多后,一个个短视频品牌兴起,快手、抖音领头,火山、西瓜、美拍紧随其后。

“我要去西安摔碗、去吃土耳其冰淇淋、去喝网红奶茶,去吃网红虾。”一股由此引发的社会潮流也在各地生根,“社会摇”、“C哩C哩”、“海草舞”等广受年轻人欢迎,在朋友圈里,沉迷短视频不可自拔的人也越来越多。

为何沉迷短视频?无聊?情感寄托?

短视频为什么会火?在北京工作的杨冰表示,这可能是一种情感寄托。目前,她在一家创业公司做产品经理,为了有更多的产品体验,就在手机里下了很多软件,其中就有抖音。

“去年6月份就知道了这款产品,后来就是随便看看。”杨冰说,现在她身边好多人都迷上了抖音,看得停不下来,尤其是她男朋友,没事就看,一刷就好几个小时。

“大城市类似北漂的太多了,除了工作也没什么娱乐活动,看短视频可以有个情感寄托。”三年前,杨冰和男友来到北京,在工作渐趋稳定后,更多的生活娱乐需求也渐渐显现。杨冰说,她跟男友还有个伴,但很多北漂的朋友都是孤身一人。

作为一名还未踏入社会的大学生,唐宁玩抖音的原因则有所不同,她坦言,身边很多同学都在玩短视频,但沉迷其中的比较少,多数都是无聊时才看一看。去年有段时间,她热衷于打王者荣耀,但后来觉得“游戏也就这么回事”,就不玩了。现在,看抖音时间长了,她也觉得很多内容都差不多,“挺没意思的”。

除了观看,很多人还沉迷于录制短视频,一个视频类型火了,模仿的人便络绎不绝,还发生一些啼笑皆非甚至悲伤的故事。浙江一小伙连抠十几个奔驰车标,只为拍短视频收获点赞;武汉一爸爸带女儿模仿短视频高难度动作,却不慎将女儿摔伤……为此,抖音还专门上线了风险提示系统,对可能有风险、令人不适的视频进行提示,以防用户盲目模仿。

也有不看短视频的年轻人

“不少人用‘有毒’来形容短视频,时长短、门槛低、传播广的它正在成为一种‘精神药品’,人们不断地怀揣好奇点开下一个有趣的短视频,而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宫承波曾在一篇文章中如此描述短视频。

文中还称,短视频的火爆隐含着大众视觉消费的转向,与注重“观赏性”的电视剧、电影不同,大众对短视频的消费从一开始就不是以“审美”为导向的,而是带有“后现代”特征。

不过,尽管短视频风潮正越卷越大,却仍有许多人并不买账。26岁的乔晗表示,虽然知道快手、抖音,但从来没有玩过,因为自己并不是一个随大流的人。越来越多的手机软件也不会对她有所影响,在她看来,朝生暮死的潮流太多了,不值得消耗时间。

“我对这类东西实在没什么兴趣,生活的趣味有那么多,何必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刚参加工作的章敏表示,自己更注重手机软件的实用性,娱乐休闲活动则多在线下。

和章敏类似,杨韬也坦言,他对短视频等娱乐类软件不感兴趣。目前,他正在北京念研究生,平时学习比较紧张,除了微信,其他的软件都不怎么用。

专家:放下手机,让日常生活重新成为生活

你有多久没放下过手机了?

刚玩了没几天王者荣耀,就流行“吃鸡”了;刚沉迷恋与制作人,又开始“养蛙”了;快手前脚火了“社会摇”,抖音就捧出了一批网红产品。上下班地铁上、朋友聚餐时、闲暇时、临睡前,手机都牢牢地拴住了我们。

杨冰坦言,除了工作、吃饭和睡觉时间外,其余时间都离不开手机。乔晗也表示,自己经常微博一刷俩小时过去了,平时没带手机会非常不安。

2017年,德国数据统计互联网公司Statista的调查报告显示,中国人每天在手机上花费的时间达到3个小时,位居第二位。第一是巴西人,平均每天近5小时。

“马克思把人的闲暇时间视为人的全面发展、实现创造性的条件。而在互联网时代,人们的闲暇时间里充斥了光怪陆离的虚假幻象,每天从接收终端看到的东西多数毫无价值,却消耗了大量闲暇时间。”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陈力丹直言。

他用“景观”理论来解释这一现象,“现在的‘低头族’不过是时下人们陷入景观的一种普遍表现”。

“景观”一词由法国学者居伊·德波提出,他认为,“整个社会生活显现为一种巨大的景观的积累,直接经历过的都已经离我们而去,进入了一种表现”。

“让日常生活重新成为生活!让日常生活成为艺术!”陈力丹用这句话来提醒人们。而大前研一在《低智商社会》一书中的观点也值得借鉴——正因为是在这样的时代,我们才更需要独立思考。(应受访者要求,部分人名为化名)

责编:郑青莹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