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人工智能正“潜入”无人机

2017-09-13 13:25:53来源:新华网
字号:

“无人机打农药我是第一次看,什么都想看。”初秋的湖北,水稻秋季病虫害防治进入“虫口夺粮”的收官阶段,同时也是最关键的时期,万丈湖农场几百个村民聚在了田埂上,今天他们不打农药,他们来看无人机打农药。

9月5日—6日,一场国内乃至国际规模最大、机型最多、最为专业的首次植保无人机赛事决赛,在湖北省武穴市万丈湖万丈村开战,国内顶尖的植保无人机专家担任大赛裁判长、赛场总协调。

18家进入决赛的植保无人机企业和服务队,将在万丈湖农场3000亩一季晚稻上,展开喷洒农药、喷水、负重和抗摔等多个项目比赛。

植保无人机打农药比人工打农药到底快多少?这是一场“人工”与“人工智能”的必然较量,数百村民即将获得答案。

一天最多打500亩地农药

伴着轻鸣声,四个机翼飞旋,一架电动植保无人机腾空跃起直奔田头,村民发出叫好声。

无人机以5米每秒的速度、2米的高度在绿色稻田上来回飞行,边飞边撒农药。无人机机翼旋转的风在水稻上吹压出约4米的“圆晕”,喷头洒出的均匀、绵密药雾就落在这“圆晕”中。无人机飞到哪里,农药就洒遍了哪片水稻的叶、穂和根。

武穴市农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植保无人机由动力系统、支撑系统和喷洒系统组成,一般每台日作业量在300亩左右。广州天翔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刘建平则表示,该公司生产的“翔农植保无人机”日作业量达400—500亩,效率约是人工的30倍。

通过赛场巨幅LED屏幕,18家参赛无人机的航线轨迹一览无遗。飞行总指挥马勇指着屏幕上一个作业田块上密密麻麻的红线介绍道,“红线间距均匀、路线笔直、边界整齐,说明施药均匀。反之,红线重叠叫重喷,表明施药过量;间距过大是漏喷,说明药量偏少。”

马勇介绍,目前植保无人机按旋翼数量,分为单旋翼和多旋翼。按动力系统,分为电动和汽油的,组合后会产生很多种类型的无人机。

约两小时后,2000多亩地在18台无人机同时作业中喷洒完农药,开始实施持续喷水作业。第二天还进行了笔试、配药、负重和抗摔等项目比赛。

人工智能无人机,会来的!

“目前国内知名的植保无人机厂家产品都实现了智能自主驾驶。” 广州天翔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刘建平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记者在现场看见18支植保无人机参赛队大部分使用遥控操作无人机作业。此前有专家称,需要遥控操作的无人机不是人工智能,这位专家认为,无人机能在环境变化的过程中学会维持稳定,找到方向,自动选择最佳路径到达目的地,才是人工智能。

对此,刘建平说,这是更深层次的人工智能,他同意上述人工智能在植保无人机上的应用是大方向。按照这个标准,目前的无人机只是实现了初步智能化,也就是在手持终端上根据作物病虫害情况,设置航高、航速和喷幅,自动生成航线,一键起飞,无人机可自主完成实施航线,完成作业。药量用尽可自动报警、悬停,加药后将进行断点续航。

不过他认为,植保无人机智能识别气温、环境等情况,需要采集大量的数据作支撑。其次,国家相关部门非常重视无人机安全问题,无人机厂家也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尽管目前有无人机已经可以脱离遥控进行自主飞行作业,飞行距离可达2—3公里,但仍把无人机作业范围限制在500米内,不允许无人机作业时离开飞手视线。

“公司正与科大讯飞接触,并初步达成共识,下一步将把人工智能更深入地应用到植保无人机产品中,主要进行语音控制,智能驾驶模块开发。”刘建平说,通过语音识别控制无人机的起飞和降落,可以减少飞手操作的复杂程序,使产品更加智能化。

对于人工智能在植保无人机上的应用,刘建平比较乐观,“理论上可以实现,但实践上有很长的路要走,近一两年内很难实现,不过终究会实现。”(记者 唐芳)

责编:郑青莹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